乐漩游

项目摘要

文化栖息地

深圳,从一个小渔村到国际创新科技中心,仅仅用了四十年。“时间就是金钱,效率就是生命”,过去的深圳信条,带来了举世瞩目的城市发展,也似乎让深圳人委身忙碌于高密度的文化沙漠之中。而歌剧院的建设,将肩负新深圳的使命,不仅让一流文化艺术在此栖息生长,更重要的,是让深圳人重回山海自然,用景观建筑平衡超快节奏的都市生活。

融会贯通的地下广场

鉴于歌剧院在望海路一侧36米宽断面的连接问题,高架平台会对城市街景产生负面效应,不仅在周边产生巨大阴影,也会阻隔行人和车行视线。因此,本案提议将地下广场作为连接枢纽,延伸拟建的地铁站层,创造连续贯通的地下公共空间。在此基础上,利用四个宽大的‘山谷’下沉景观广场沟通层间和行人流线,形成从地铁,地下车库,下沉广场,直至海滨歌剧院的连续景观步行带,在将人气从城市导引至海滨的同时,也为访客提供完备的文化、零售、餐饮和其余配套设施。

漩游建筑

三个主体建筑围绕中央庭院建构,活泼生动的有机螺旋形体向天际游漩发展 。三个螺旋体各具形态,又交互连接,共同定义出歌剧厅和音乐厅的共享公共空间。同时创造出一个延续通达的屋顶平台,访客可以由此一览南山及深圳湾的山海胜景。在立面上,约12米高的’缎带’仿若漫游包裹了36-44米高的表演厅, 游漩上升,消解了巨型建筑的突兀感。

艺术聚落

与歌剧院的流线型设计相呼应,城市艺术区是位于东广场‘山谷’旁的另一个漩游去处。尽管中央礼堂,侧翼中庭和一系列的会议室已经可以承接多种艺术活动,但相信在场地一端的‘艺术花园’中设置咖啡厅和艺术商店,会成为吸引艺术爱好者的新场所。多功能剧院设立于两个下沉山谷广场之间,在歌剧院立面的水景映衬下,给每场表演创造出引人入胜的惊喜入口。

城市转型的象征

缎带编织的建筑肌理受启发于渔民使用的传统竹篮,经由参数化建构,将民俗工艺精致化呈现,也暗喻了深圳从渔村到现代化大都市的完美转型。游漩灵动的立面随着时间阴影不断变幻,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正在演奏一曲穿越古今的视觉交响曲。

 

项目信息

项目:深圳歌剧院建筑竞赛
主办方:深圳市政府
地点:深圳南山区蛇口半岛南端、深圳湾滨海休闲带公园之上
设计范围:17.5 公顷
建筑师:芝作室LUKSTUDIO
设计团队:陆颖芝, 吴冬, 吴敏仪, Edoardo Nieri,Andrei Smolik, 余炜锋, 张一诚
设计期:2020年2月
渲染图:无境视觉科技